我们的同学群

作者:spider  热度:14974  时间:2018-04-26 00:13:48
点击上方"同步悦读"免费订阅我们的同学群文|谢光强(重庆)智能手机的问世,开阔了人们的视野丰富了人们的生活空间,便捷了人门的生活方式。性格倔强的我,嫌它电池不经

 

 

我们的同学群

 

文|谢光强(重庆)

 

智能手机的问世,开阔了人们的视野丰富了人们的生活空间,便捷了人门的生活方式。性格倔强的我,嫌它电池不经用,声音太小,就一直使用功能机。倒是女儿懂事,来了个“先斩后奏”,从网上购了一款“魅蓝”手机给我,并说:“爸,你今后给我寄钱就不用往银行跑了。”

我当然高兴啰,不高兴还能咋的!

有了智能手机,不玩微信,那就等于“吊起腊肉吃光饭。”于是我也加了一些朋友,其中有个同学。前年春节便相约一起去庙池村看农民运动会。运动会在我的母校举行,我曾在这里读完小学和初中。校舍坐落在凤凰山半坡上,由一座叫作“三元寺”的庙宇改建而成。宽阔的水泥马路代替了原来的青石板小路,先前的石木结构校舍,如今也变成高大气派的村民办公大楼。走进院内,热闹非凡,观看精彩的节目之余,我不免有种失落感:怎么没有看到那些老同学?是他们没有来?还是彼此没认出来?如今他们都在哪儿呢?于是我无意再溶入这场村里第一届运动会的喜庆,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陷入深深的回忆……

屈指算来、离开学校已有二十七八个年头了,二十多年,弹指一挥间。当初我门在这里用功苦读,可谓少年同学意气风发,如今天各一方分道扬镳。可记得?我们在煤汽灯下齐读毛主席的《沁园春.雪》是多么的激动;可记得?窗外翠竹林里那群麻雀,习惯了校园的喧闹,“叽叽喳喳”地一起上早自习;可记得?那凹凸不平的泥地操场,球弹起的瞬间突然歪去,错过了绝佳的进球机会;可记得?那一院墙的大石块是全校师生从几里以外的山沟里背回来,还有我没还你的几滴墨水被你绊倒,老师罚站。可记得那里的末代僧人,瓮声瓮气半夜念经吵醒我们的美梦;可记得,我们下了晚自习,拿起小木棍学着闰土刺猹,互相打斗,还有模有样……

此时.我耳畔仿佛萦绕着朗朗的读书声——

“深蓝的天空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碧绿的西瓜,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项带银圈,手捏一柄钩叉,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,那猹却将身一扭,反从他胯下逃走了……”

一阵阵欢呼声打断我的回忆,眼眶开始模糊起来,无心久留,急忙骑车飞奔回家,迫不急待地从旧木箱底翻出那张泛黄且腐迹斑斑的老照片。可惜小学毕业时没留影,这是初中毕业照。啊,这位高个子,我们家离得近,还好可以经常见面。这几位,你们后来继续深造,听说有工作了,恭喜你们。还有你,听说得了场大病,没得来看你,不知近来咋样。你,卷卷头发活像一个印度人,听说你找了两个老婆,怎么回事?这个高鼻梁,小个子,拍球如同“鸡捡米”。这个外号“大炮”的三分高手可是最胖的。哇噻!这几个女生,照相也害羞,蹲在边上干嘛呢,不知后来是谁把你的长发盘起?谁给你穿的嫁衣?我的目光锁定在这个小个子同学身上,新疆那么冷,你跑进水里干什么!可是你却没能游出来,你小子真混蛋,就这么走了,叫我如何不想你。

后来在与小兵和江林的谈话中,我说,我想那些老同学。小兵说你何不建个同学群把他们全部拉进来好好聊聊。

建同学群?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感觉一种使命在驱使着我去承担这个责任。不管谁当这个群主,总得有人起个头吧,于是由陈华起了群名:“老同学~老朋友”,我写了群公告:“曾经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的我们,在同一间教室度过一段美好时光。一路走来,相逢在和平富裕的2018。无论贫穷与富贵,不管健康或疾病,我们仍然是同学。互助,互爱,坦诚相待。群内严禁发黄色信息,杜绝污秽言辞,保持和发扬活跃、文明、平等、团结的群风,谢谢。”没几个月功夫便联系上三十来个同学,大家欣然而“归”。我知道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将曾经同读的人全部聚齐,但是“老同学群”的大门随时向他们敞开。

自那以后,我门有多少个长夜相谈,二十多年相思之苦顷刻犹如山洪瀑发。

群主:欢迎同学们,没想到我们竟是这种方式相逢。

小容:谢谢同学们还记得我,你们都好吗?

乾国:又回到了同学们的怀抱,感谢微信……

云奎:再也不分开了。

美容:好多年不见,把相片发来看看哦。

……

元泽:昌志,你胖了。

昌志:你也胖了,大家把电话备注,方便联系。

夏二:我胡子长,不好意思见你们。

江林:永江像吃了唐僧肉,还那么年轻。

永江:莫那样说,人老心不老。

美松:多多回忆我们当年读书的日子。

小梅:这才是真正的同学,我和刘学刚就只能是“转角”同学了。

小琴: (红包)同学们好。

陈华:我们都是从小一块长大的,不红包红包的。

元昌:说的有道理。

小兵:发红包那个人好帅哦。

美顺:群主知道我是个腼腆的人。

明清:大家都快老了。要保重身体。

元泽:(嗯哪)

……

锦江:我还在老家哟。

国昌:过几天准备出门了。

美远:我在江苏,白天没时间陪大家聊,对不起了。

美书:今年回来句号(聚一下)。

作术:我们女生步伐慢,大家要等等呀!

美容:我为爱情流过不少泪(委屈)

群主:懂你,(哭)

美竹:我终于想起来了。

明奎:我们这里腾王花开了,好美。(照片)

坤鹏:大家明天都要上班早点休息吧!

元奎:你们聊得好热闹,我来晚了。

汉兵:还在吵啥,还不休息……

我们在群里话聊家常,在言语中数一数额头上有几道皱纹,头上几根白发。偶尔几个错别字,大家也都能悟懂。就像老汉喝茶,半截胡须浸进碗里,猛吸一口方才解渴,管它什么铁观音还是普洱茶。我们抢红包抢的是那份喜税。如同一群孩童分食一个青涩的苹果。相互倒酒斟茶,送出祝福,真是:未闻酒茶香却说千杯太少,出自肺腑言一句就够。互联网的力量,不管是在老家、湖南、广东、江苏、陕西、新疆、内蒙等等,它将我们聚在一起,隔远一句“老同学”,心里甭提是多么的幸福。那首《年青的朋友来相会》是特意为我们而写……

醉了,真的醉了。

夜已深沉,不得不以一曲《难忘今宵》来道一声晚安。

以后的日子里,无论多忙多累大家也不忘进群看一下。一晚,明清发进来一张比较清晰的毕业照,再次唤醒那尘封已久的记忆,无尽的想念犹如出闸的江水,连绵不断地喷薄而出,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有时,男女同学会自然地形成两大“阵营”宣布“开战”,各种武器齐上阵,“杀”得难解难分;男生也会内乱,“赤手空拳”也敢围攻群主;更有甚者,夏二和美容为“分账不明”,“官司”竟然打到“最高统帅部”,我不得不处理夏二“留群查看五年,以观后效”不了了之。美书忙里偷闲,故意打出“句号”“坐号”“2回”“几同”甚是令人费解,不就是“聚一下”、“坐一下”、“下次”、“几个”吗?真是“重庆方言加白字,纵是神仙也又难懂。”永江的那一联“四海为家,走遍大江南北,九州同庆,同学各奔东西;一朝团聚,畅叙各自情怀,二话不说,都是兄弟姐妹。”代表了大家的心思。我倒是挺期待这一天的。一次我得了肩胛炎,虽小事一桩,但他们的问候如雪花般飞来。云奎和作术发来处方,明清和美容教我按摩,夏二和美顺教我休息……哎呀!心里那个激动啊!

我们的同学群群聊就是这么有趣!“老同学”三个字在我们心中,比“我爱你”三个字更多一份饱经沧桑的成熟与友情,比“老同志”三个字更多一份包容与理解,“大家好”三个字更是遥不可及,小巫见大巫。此时此刻,它能让我们感觉幸福。是的。幸福没有贫富贵贱之分,它是一种感觉。流浪汉吃饱了坐在石板上晒太阳,他幸福;富翁开着豪车进山,为孩子们建了所新学校,他也幸福;含辛茹苦,节衣缩食供孩子,孩子却出人头地榜上有名,父母幸福;儿子远行,老远还看见父母站在原地使劲挥手,那一刻,孩子幸福;吵架后的夫妻,丈夫还不忘把她爱吃的菜夹进她的碗里,那一刻,夫妻幸福:。同学相逢,还能认得彼此,这难道不是一种幸福么?微信群聊,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语言传送着无数信息,聊出文明,代表着团结与友谊。有谁胆敢放肆,便会成为众矢之的。犹如重庆火锅,麻味辣味,酸味甜味,混着筷子上的口水味,大家吃得满头大汗,吃出文化,所以火锅代表着喜庆和团聚,没见过哪个重庆人闲得没事独自屁颠屁颠地跑到火锅店吃火锅。

是的,我的老同学们,虽然我们已“相逢”,不知何时能真正的团聚。我们再也回不去那纯真无邪的时光,如今为人父为人母,唯有奋斗,别无选择。我们见证了一个伟大的时代,并参与了这个伟大的建设。我们曾经辉煌过,低落过,自信过,彷徨过,哭过,笑过。正是经历过这些岁月的洗礼,才使得我们有今天的老练。今后的日子里,还望多珍重。当父母唠叨时,不要烦躁;孩子不听话时,要耐心开导;事业受挫时,不要气馁;一定要蓄势待发,定会东山再起;当爱人出轨时,一定要……什么?家丑不可外扬?那不说你了罢,算我多嘴。

同学群聊把我拉回那纯真的学生时代,人也仿佛年轻了不少。同学们那一张张活泼可爱的脸庞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时至今日,我依然记得十分清晰……

想想多年以后,繁华干净的小镇饭店里,一个八九十岁的老者,悠闲地吃着一卷绿豆粑,桌上摆着一碟烧辣椒。

“嘿!老枪壳,莫蘸我的烧辣椒,不多耶!”

“不多也!多乎哉?你又不是孔乙己吃茴香豆!”

两双干瘪苍老的手便开始争抢碟子,四目相对时,混浊而愤怒的眼光瞬间温柔,于是便争着买单——

因为,他们是老同学。

许久不写字,感觉好生疏。自从酝酿这篇文章以来,往往失眠。今夜亦然如此,还好已写完。正到睡意朦胧时,忽闻门外马达声。开门一望,天确时已亮了,一群大雁排成“人”字队形,迎着朝霞振翅飞翔……

 

 

信息审核